化妆品加工_化妆品OEM_化妆品工厂_化妆品技术_化妆品研发

微信
微信
 | 收藏

化妆品工厂揭密EGF护肤品不为人知的一面!

摘要:在非特殊用途的化妆品中,EGF还是一个未准用的成分,由于俗称为”人寡肽-1”,所以,经常披着三肽-1淘汰的名称【寡肽-1】这一马甲出现在非特殊用途化妆品中,产品种类多达数万,并都冠以护肤界的伟大发现,显然违反了非特备案的规定。这一事实,不知道是生产企业的侥幸,还是监管部门的漏洞呢···

在非特殊用途的化妆品中,EGF还是一个未准用的成分,由于俗称为”人寡肽-1”,所以,经常披着三肽-1淘汰的名称【寡肽-1】这一马甲出现在非特殊用途化妆品中,产品种类多达数万,并都冠以护肤界的伟大发现,显然违反了非特备案的规定。这一事实,不知道是生产企业的侥幸,还是监管部门的漏洞呢,目前还不好下结论。

EGF出道之后,就享有各种美名,什么震惊世界、美丽因子、护肤神器、改写肌肤基因~~俨然一副万能高手的模样。在此有必要写个文章给大家抖点然而寡肽-1和EGF那鲜为人知的内幕(内容稍微技术派,非成分控可以直接看后面部分)。先说结论:由于监管的问题,EGF就不应该出现在国内护肤品中,而且, 滥用EGF有着潜在的安全隐患 !

估计有的化妆品厂家会反驳说,瞎讲,成分表上的【寡肽-1】不就是EGF吗?怎么就不能用了?

 

纵观各类资料文刊,关于成分【寡肽-1】的文章,都是说这个成分就是表皮生长因子EGF:

然而,从技术上讲,上面的说法是不对的!下面让我们从化妆品工厂的经验来分析一下。

什么是EGF?

EGF的全称是:表皮生长因子(Epidermal Growth Factor),也叫人寡肽-1、人体低聚多肽-1(Human oligopeptide-1),化妆品应用的EGF是重组人表皮生长因子( Recombinant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,rhEGF),由53个氨基酸组成(即53肽),相对分子量约为6000道尔顿的小分子多肽,EGF的发现和研究贡献者,在1986年还被授予了诺贝尔医学与生理学奖。

EGF具有多种生物活性,能引起细胞内一系列的生化活动,能刺激表皮和上皮细胞,促进表皮增生和角质化,能强烈促进细胞分裂,增强细胞活性,促进新陈代谢,促进透明质酸和糖蛋白的合成,看到这里,估计成分控们都会心动了。然而,EGF的能耐不止上面这些,EGF还能促进皮肤和黏膜创伤的愈合,有防治溃疡以及消炎镇痛的作用,广泛应用于治疗烧伤、烫伤、手术伤、机械伤、皮肤溃疡、激光美容等,并能有效地抑制粉刺和青春痘的生长,保护皮肤和黏膜免受或少受机械和化学损伤。

 

什么是寡肽-1?

何为寡肽?寡肽也称作小肽,低聚肽,一般由2-6个氨基酸组成,氨基酸为50多个以上的多肽称为蛋白质。

关于寡肽-1最早的报道来源于Sederma公司,1993年(也可能更早)的生物肽CL(Biopeptide CL)的资料,其主要活性成分就是【棕榈酰三肽-1】(Pal-GHK),可以有效刺激胶原蛋白的合成,具有类似维生素A的活性。

Sederma公司后来推出的Haloxyl, Maxi-Lip, Matrixyl 3000等产品均是以【棕榈酰三肽-1】作为主要活性成分。棕榈酰三肽-1早期的INCI命名就是:棕榈酰寡肽(Palmitoyl Oligopeptide),但是由于寡肽的定义含糊不清,到2013年9月,正式改名为:棕榈酰三肽-1(Palmitoyl Tripeptide-1)。

至于寡肽这一说法被淘汰的原因,美国CIR(一个评估化妆品成分的独立理事会)是这样说的:The ingredient name, palmitoyl oligopeptide listed in the International Cosmetic Ingredient Dictionary and Handbook (the dictionary) has been retired, because it was vague and indeterminately represented two other ingredients(在国际化妆品成分字典和手册(字典)中列出的成分名称棕榈酰寡肽已经被淘汰了,因为它含糊不清,而且不确定地代表了另外两种成分。)

类似的生长因子还有:人寡肽-2(胰岛素生长因子,Insulin-like growth factor,IGF)、人寡肽-3(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,Fibroblast Growth Factor,FGF)、人寡肽-5(角质化细胞生长因子,Keratinocyte growth factor-2,KGF-2)、人寡肽-11(血管内皮生长因子)等。

但是,寡肽-1≠人寡肽-1(EGF)

根据以上的描述,寡肽-1≈三肽-1(3肽),人寡肽-1=EGF(53肽),显然寡肽-1≠人寡肽-1(EGF),至少从氨基酸的数目和生物活性上,都是有着巨大差异的。

那么寡肽-1为什么会被认为是EGF呢?

EGF有着优异的生理活性,是多少成分想要成为的样子,也是众多化妆品生产企业梦寐以求的功能成分。

然而,在中国生产销售的化妆品能使用的原料,是受到限制的, 2015版《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名称》并没有EGF对应的名称【人寡肽-1】。怎么办?想到【寡肽-1】有着多年的使用历史,并且CIR也发布过寡肽-1的安全报告,并收录在《原料目录》中,因此使用寡肽-1作为EGF的马甲就成为再适合不过的选择,更何况监管部门对于EGF都没有特别的要求。于是原料商们就通过这个方法,将EGF含糊地用于护肤品中了。行业内的人也懒得去追究,老板们更不会关心这些事,既然市场热,那么当然要出产品满足消费者啦,有钱挣的事为什么不做呢。 于是,成千上万的EGF护肤品包括EGF冻干粉,出现在国内市场上。

虽然,EGF的作用不可否认,合理的配方与剂型是有效果的,然而EGF应用在化妆品中却有着一定的隐患。

对于皮肤的修复和促生长,EGF的确能发挥极大作用,EGF的发现者

还因此获得了1986年的诺贝尔奖,但是滥用EGF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。

目前EGF仅作为医用外用制剂使用,用于皮肤烧烫伤创面(浅II度至深II度烧烫伤创面)、残余创面、供皮区创面及慢性溃疡创面的治疗,或者用于微针、激光等术后修复治疗。这些有创口皮肤在医生的诊断指导下使用,是没有问题的。然而在没有人严格监控的护肤品情境下乱用,却有着潜在的风险。

而特殊用途化妆品的特证由于需要评审专家的审核,专家组已经注意到了该问题,据说已经拒绝了部分含EGF产品的特证申报。相信对含EGF的非特产品的监管,也即将到来。